新闻类

西游,你的名字壁纸,魏坤琳

1864年7月19日,太平天国首都天京陷落。19天后,忠王李秀成被曾国藩砍下了脑袋。消息传到李续宾的老家湘乡,他的儿子李光久忍不住放声大哭。当然,李光久肯定不是哭本家,而是在“家祭无忘告乃翁”。他会一边烧纸,一边在父亲的灵前啜泣:“陈玉成、张乐行,这是第三个,爸爸,你的大仇终于得报了!”

话音未落,张乐行的膝盖上结结实实中了一箭。不过,鉴于他早已在一年多以前就被僧格林沁凌迟处死,这一箭也就算不得什么了。

根据湘系的情报,导致李续宾全军覆没的三河之战共有三股敌对力量,分别是属于太平军的陈玉成、李秀成部和属于捻军的张乐行部。然而,我们知道,张乐行并未参战。当时他正在安徽怀远,与李续宾所在的三河间距大于300里,有着完美的不在场证明。所以说,尽管李续宾生前被湘系捧为第一名将,但他究竟是被谁杀死的,连亲生儿子都没有搞清,就是一场大乌龙。

其实,不止张乐行,很多被湘系认为害死李续宾的家伙都很冤枉。当然,最冤的莫过于下面这三个满族人——皇帝咸丰、湖广总督官文和钦差大臣胜保。

在湘系笔杆子的描述下,他们是这样与长毛勾结起来,谋害忠良李续宾的:

咸丰八年七月十五日,陈玉成攻下了庐州,这一来可吓坏了皇帝。因为庐州不仅是当时清帝国安徽省省会,还是北进中原的桥头堡,想到太平天国可能以庐州为起点启动第二次北伐,咸丰做梦都会被自己的嚎啕大哭声吓醒。

于是,皇帝想到了李续宾。

什么?你问为什么?

这个问题要被湘系笔杆子们听到,他们肯定会象看外星人一样看着提问者:那还用说?李续宾是我大湘军第一名将啊!只有他,才是保护皇帝酣然入梦的那个男人。

于是,咸丰给李续宾下了一道圣旨,让他赶紧去救庐州。

当时,湘军在李续宾的带领下刚刚打下九江,下一步自然是要在水师的配合下进兵安庆。然而,李续宾是个大大的忠臣,尽管皇帝的圣旨完全打乱了湘军正确的战略,他还是一往无前的出发了。

按说,李续宾肯去救庐州,已经很给皇帝面子了,而且,他在援救庐州的路上闯关打怪,一月之内,竟然连续拿下了四座太平天国的重镇——太湖、潜山、桐城和舒城,更是声威大震。

谁知,在形势一片大好的时刻,偏偏有个奸绰刀的读音臣跳出来捣乱。不用说,此人正是外号叫做“败保”的胜保。他颠倒黑白,在皇帝面前几次三番的告状,非得说李续宾磨蹭。咸丰是昏君,自然是非不分。于是,皇帝一口气给李续宾下了十道圣旨,催他赶紧着,快马加鞭去庐州。

本来,李续宾的领导有两位,分别是坏领导湖广总督官文和好领导湖北巡抚胡林翼。以前,如果有类似情况,好领导胡林翼一定会挺身而出,在皇帝面前为李续宾据理力争的。昏君之所以为昏君,不仅仅是非不分,耳根子还软,如墙头草般摇摆不定。

不幸的是,奸臣胜保陷害忠良李续宾时,好领导胡林翼的妈妈偏偏驾鹤西去了。唉,胡妈妈真是太平天国的女神——圣母玛利亚啊!按照封建时代的制度,胡林翼只得丁忧回家,一边休假,一边料理母亲的丧事。

于是,李续宾就只剩下一个坏领导官文了。官文,是个胆小如鼠的满族草包,面对胜保的无端指责,他连个p也不敢放。忠臣李续宾只能含着泪,加快速度向萝莉网红庐州进军。

有官草包坐镇湖北,李续宾的后勤和粮饷开始供应不上了。而且,李续宾每打下一个城池,就得分兵驻守。尤其是李续宾攻克桐城后,兵力更是到了捉襟见肘的境地。于是,他给官文写了一封信,要领导从湖北调些兵过来。

谁知,官文收到书信,居然当众摸出来,给大家当笑话讲:“瞧一瞧,看一看了,李续宾用兵如神,军威大振,什么地方打不下来,还用得着我给他派兵?你们说,好笑不好笑?”没有一个九死成神有声小说人认为好笑,但谁让官文是湖广总督呢?大家只能在他的淫威之下“呵呵!”

结果,李续宾彻底沦为了一支孤军,最终在三河被陈玉成和李秀成包圆。

真是这样吗?

当然不是!

首先,小编要说,咸丰是绝不可能给李续宾连下十道圣旨,催他去庐州的。因为皇kk835566帝和李续宾根本不熟。当时,李续宾刚刚获得向皇帝奏事的权力,在他生前,所有的奏报都是与他人会奏的。而皇帝向李续宾下令,也是先下给官文,再由官文传达给李续宾。

十道圣旨催李续宾去庐州?

开什么玩笑,咸丰年间没有电报,圣旨们可都是要用百丽翡达马跑的。皇帝要能在一个事件上舍得连发十道圣旨给一个臣子,这对君臣之间亲密的都有点象一对单线联系的地下党了。

事实上,即便是官文,关于援救庐州,皇帝也只是向他发了4道圣旨。换句话说,尽管李续宾因庐州而死,但在人家咸丰心目中,他根本连救庐州的一号配角都算不上。

那么,在庐州问题上,谁才是皇帝心中的主角?谁才是皇帝舍得跑死马,发十道以上圣旨单线联系的地下党下级?

答案是胜保。

咸丰八年七月十五日,庐州陷落。8天后,也就是消息刚刚由600里加急传到北京的那一天,胜保便被皇帝任命为钦差大臣,全面主抓收复庐州的工作。直到九月中旬,这对君臣一直你侬我侬的讨论如何收复庐州,咸丰向胜保下了12道上谕;而胜保则向咸丰发去了11道奏折。我们知道,上谕是皇帝口述意思,再由军机处撰写。皇帝不会亲自动笔。然而,在给胜保的上谕中,有着咸丰御笔书亲书的,严厉而亲切的朱批。这才是真正的交情深啊!

幸好,故宫档案的整理工作做的相当不错,有关三河之战的上谕和奏报几乎完整的保存了下来,小编可以自信的宣告天下,十道上谕催李续宾那就是子虚乌有的谎言。小编正是在梳理咸丰上谕、官文和胜保的奏折时,看到了不同于湘系笔杆子描绘的另一个版本,真实的李续宾之死。

在胜保被咸丰任命为钦差大臣的同一天,皇帝也给官文下了一道圣旨。当时,湖北方面共向安徽派出了两支人马,分别是都兴阿部六七千人与李续宾部约万人,两军正准备进军安徽省太湖县。所以,咸丰告诉官文,当务之急是庐州,所以你让都兴阿和李续宾都不要再打太湖了,改道去援救庐州!不过,咸丰是个很从实际出发的皇帝,他预料到官文一定不肯,所以在同一道圣旨中又退了一步。他说,如果都兴阿与李续宾不能全数前去,那么可以从一万六七千人里分出部分兵力,让这部分人先去庐州,展开援救行动。

因此,咸丰从一开始就没有咬着李续宾不放,非得让他去庐州不可的。

接到圣旨,官文是不是连个通用机关零件p都不敢放呢?

当然不是,对李续宾,官文可是护犊子护到了极致,不止李续宾,他还护住了同样被咸丰盯上的都兴阿。官文马上施展出晚清官僚主义太极神功,把皇帝的要求怼了回去。他告诉咸丰,都兴阿是马队,李续宾是步兵,只有马步配合,才能获得双剑合璧的巨大威力。目前,这两支军队正在攻打太湖的关键时刻,所以,为了抗太大业,他们不能去庐州,也不能分兵啊!随后,官文开始踢皮球,他向咸丰提出了一个极其无耻的建议:

当时,湘军的曾国荃、刘腾鹤正在江西攻打被太平天国占领的吉安。官文告诉皇帝,吉安很快就要打下来了,等打下了吉安,臣马上就把刘腾鹤部派到由湘军驻守的湖口、彭泽,再把在湖口彭泽驻守的湘军调到李续宾那里。这样一来,李续宾的人够了,就可以酌量小萝莉社区调动人马援救庐州。

我去,这么一圈下来倒腾下来,黄花菜都该凉了。而且,最关键的是,吉安可还在人家太平军手里路虎n8呢!难道说吉安一天打不下来,你官文就一天不派兵去救庐州,一年打不下来,就一年不去?坐在电脑屏幕之前,小编代入了一下咸丰,这也太不把领导放在眼里了。皇帝就该一记小咸飞刀,剁下官文的狗头。

然而,咸丰已经在皇帝的岗位上干了将近9年,早就被官场老油条们当皮球踢惯了,见官文这么忽悠人,他也只能放下皇帝的身段,开始向官文诉苦:哎呀,庐州紧急啊!俺家胜保快顶不住了,帮帮忙,帮帮忙吧!

于是,官文另外找了人。他先后派出游击张万春率1200人、粮道唐训方率3000人,让他们去临淮一带的袁甲三军营报到,以防太平军北窜。很显然,虽然同为满人,但官文也看胜保不顺眼,所以把兵派到了比胜保更北一些的袁甲三干妹网那里。咸丰最怕的就是太平军向北跑,威胁到他的直隶。官场老油条这么一安排,既暗地给了政敌一记白眼,又让领导十分满意。

看到这里,事实已经非常明显了,没有任何人强迫李续宾去庐州。那么,李续宾是怎么从太湖、潜山、桐城、舒城,一步步向庐州进发的呢?

答案是他自己的选择。

在《李忠武公遗书》中,李续宾给官文写了这样一封信,很显然是在竭力说服保守的官文,让他去救庐州。

其中,有这样两段话:“北岸之祸,其急切已在目前,南岸之虑,其疑议尚在将来。安可舍目前勿救,预为将来之忧?”“究之天下本无难事,心以为难,斯是真难。”

说服了官文,李续宾随即告别搭档都兴阿,他从太湖出发,一路打下潜山、桐城、舒城,向庐州进军。而在同一时间段,咸丰与胜保显然认可了官文的布置,他们把李续宾、都兴阿看成了牵制太平军兵力的辅助部队,在讨论如何收复庐州时,几乎不再提到他们了。

到了九月初,事态又发生了新的变化。八月下旬,陈玉成李秀成二破江北大营;九月三日,李秀成攻克了扬州。扬州在咸丰心中,可比庐州重要多了。太平军从扬州一样可以启动第二次北伐。咸丰当即给胜保下了一道圣旨,告诉他:得了,庐州已经这样了,你先管扬州去吧!

唉,按倒葫芦起了瓢,这对君臣便顾头不顾腚的在庐州与扬州之间奔忙,直到十月,胜保才突然意识到这世上有个李续宾。因为他发现,在所有人都被太平军搞得焦头烂额时,只有李续宾连续拿下了太湖、潜山、桐城与舒城,在一枝独秀的节节胜利。

胜保开始打起了坏主意。

不要误会,胜保肯定不是嫉贤妒能,准备在咸丰耳边颠倒黑白说李续宾磨蹭。

要知道,晚清是个农业社会,所以即使是兵贵神速的军事行动,也充斥着老牛拉破车的明末铁血新军慢节奏。

拿曾国藩举个例子好了:

话说,石达开出走后,准备开疆扩土的第一步就是攻打浙江。衢州,则是他攻坚的重点。咸丰急忙调兵遣将。于是,源源不断的人马从各地开到了衢州城下。

衢州之战到了中后期,所有的清方大佬们都发现了同一个问题,那就是清军兵力是足够了,但因为所有的人马都是从于不同的部门、不同地方调过来的,运转起来非常不灵西游,你的名字壁纸,魏坤琳活。衢州战场缺少的,是一个统筹全局的最高指挥官。此人必须霸气侧漏,才能在对付石达开的同时,镇住那帮来自五湖四海的大清丘八。

最终,在湘系的运作下,咸丰选择了曾国藩。当时,曾国藩正超级大傻瓜代理器在湘乡老家为父亲守孝,方正粉丝天下简体接到圣旨,他急忙出发,前往浙江衢州。

然而,曾国藩是个农耕文明中的军事统帅,所以尽管兵贵神速,他还是在老牛拉破车的节奏下行动着。

我们看到,接到圣旨,曾国藩在家整整花了四天收拾东西;然后,他去了长沙,住了一个礼拜;接着,转道湖北,在武昌住了一个礼拜;最后,他去了江西南昌,大概是文正公在江西官场人缘不好的缘故,他呆的时间很短,只有三天。

那么,曾国藩在这些省会干什么呢?

答案是拜客、赴宴、聊天打屁。当然,除了在三大省会停留,曾国藩还在一路上游山玩水,欣赏着祖国的壮丽山河。

可以设想一下,如果曾国藩在9102年接到圣旨,他完全一个滴滴打车来到长沙,再买上一张高铁票,3个小时即可到达衢州。只有这样,他才能赶上与石达开交战。

然而,咸丰年间不比161年后,曾国藩没有手机,不可能用电话、微信等方式完成各部门的协调。他必须一步步走过去,拜会各个省级大佬,在宴会和聊天打屁中联络感情,取得他们的协作和支持。

结果呢?

曾国藩去衢州是为了对付石达开的,但接到圣旨的第二天,石达开便已经从衢州撤军,去了福建。

等曾国藩慢吞吞来到江西戈阳,接管了朝廷派给他的军队,向福建方向张望的时候,他惊然发现,石达开不见了。

所以说,在咸丰年间老牛拉破车的节奏下,李续宾能在一月之内连下四城,根本就是奇迹。胜保即便打坏主意,也不会从速度上入手的。

那么,胜保的坏主意是什么呢?

他打算让李续宾给自己当免费的劳力。

十月十一日,也就是李续宾死去的第二天,一无所知的胜保写了一份奏报,请求皇帝把李续宾派到自己的大营帮办军务。不过,李续宾活要干,工资的不给。因为安徽穷啊,军饷要湖北方面出,想来官文等人应该“公忠体国,定能顾全大局”。

皇帝一向偏心满人,而在满人中,又最偏心他家胜保,都已经偏到胳肢窝去了,收到奏报,他完全没有考虑李续宾的感受,欣然同意。不过,在咸丰下旨,命李续宾去胜保大营报到时,李续宾已经死去十天了。

在清军阵营中,咸丰、官文与胜保都不是害死李续宾的凶手,那么,是谁害了李续宾呢?

在上一篇文章中,小编提及,李续宾打下舒城之后,想要援救庐州,有两条路:近路是舒城到庐州两点间最短的直线,远路则是舒城-三河-庐和母亲州三点折线。近路坦荡无阻,而远路中间的三河则是太平军重要的据点。

为了让李续宾来到三河,太平天国派出了奸细陈文益。他在李续宾面前竭力夸口三河的富庶。然而,三河之战前李续宾可以说是富得流油。他在一个月之内连续打下了四座城市,每次都获得了太平军大量的辎重。

所以说,即使官文粮饷不济,李续宾的军队也饿不着。三河惨败之后,湘系大佬章时宴乔唯一胡林翼总结失误,指出正因为李续宾一军抢了太平军太多的东西,才没有斗志的。

因此,李续宾不是穷的叮当响,至于非得跑到三河再抢上一票吗?

那么,为何他要去三河呢?

这个锅要曾国藩来背。

因为,正是曾国藩向李续宾提出了“环巢战略计划”,导致李续宾必须去三河,才丢了性命。

那么,“环巢战略计划”是怎么回事?它又是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由曾国藩提出的呢?

在上文,小编提到过,曾国藩出山对付石达开,是以老牛拉破车的速度行进的。除了在湖南、湖北,江西的三个省会逗留,他还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呆了四天。那就是兰溪。

原来,曾国藩来到湖北省城武昌后,发现迎接他的湘系人员中并没有李续宾,一打听,才得知他正在蕲水一带征战,便写信约他见一面。最后,二人相会于长江之滨,风景优美的兰溪

曾国藩停舟兰溪期间,除了李续宾,彭玉麟、李续宜、唐训方、孙守信等湘军大佬纷至沓来。除了聊天打屁、喝酒赴宴之外,他们还给曾国藩的女儿与郭嵩焘的儿子、曾国藩的儿子与刘蓉的女儿保媒拉纤,订下了亲事。

唉!小编不禁幽幽的叹气,好想加入晚清职场啊!看看人家咸丰的员工,利用工作时间能干多少私事,而小编上班摸鱼刷淘宝都得借口上大号掩护。同样是领导,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当然,湘系大佬们干私事,那是为公务服务的,不如此,怎么能联络感情,增进团队精神,共同对付长毛呢?在干私事的间隙,曾国藩与李续宾有过几次长谈。他们一个是帅才,一个是将才;一个精于战略,一个则精于战术,两人缘峪参图片的畅谈自然能碰撞出不少火花。

当时,李续宾已经打下了九江,正在做肃清湖北的扫尾工作,下一步自然是要向安徽进军。他从繁忙的军务中抽身去见老领导,正是要向曾国藩真诚的请教如果攻打太平天国的经营多年的安徽老巢。

于是,曾国藩根据湘军的优势,向李续宾提出了一个“环巢战略”。后来,李续宾进兵庐州,二人书信往来,更是进一步完善了这个计划。根据曾国藩的日记,从华语乐坛教父三座大山兰溪会面到李续宾兵败身死,曾国藩共写了10封信给李续宾。尽管其中一半业已无存,却还是能从残存的资料中拼凑出“环巢战略计划”的大致轮廓。

曾国藩认为,湘军水师最为得力,有了水师的协助,不仅能够增加陆军的战斗力,而且粮饷、后勤都有了足够的保障。那么,安徽省太平天国的地盘里面,最大的水域是哪里呢?

答案是巢湖。

巢湖是中国五大淡水湖之一,自古便是兵家必争之地。它的水系四通八达,利用水师控制了巢湖,便等于变相控制了周边的庐州、舒城、巢县、庐江与无为。

那么,湘军水师如何到达巢湖呢?

曾国藩看了看地图,指出水师可以从运漕河进入巢湖,再从巢湖开到庐州城下。当时,太平天国的水师早就被清军水师灭的差不多了,杨载福的水师完全可以在长江与运漕河上畅通无阻。曾国藩希望李续宾到达安徽后,能环绕巢湖对太平军进行攻剿。如此一来,不但围绕庐州的一盘棋活了,湘军还可以以巢湖为中心构建自己在安徽的势力范围。

正是因为曾国藩提出了“环巢战略计划”,李续宾才非得拿下三河不可。因为三河紧靠巢湖西岸,位于庐州、庐江与舒城的交界,水陆交通十分发达。围绕巢湖的物资,都要经过三河周转,才能输入各地。可以这么说,三河,就是巢湖一带的心脏。

曾国藩提出“环巢战略计划”,肯定是全心全意为李续宾好的。李续宾作为湘军第一名将,在如何攻打三河的战术上,肯定也是尽心竭力。而且,李续宾从长远出发,为了构建湘军日后在巢湖的势力范围,民政也搞得可圈可点。

要知道,李续宾对敌人相当冷酷无情,为了胜利,他可以不择手段。

当年,李续宾想拿下小孤山,但小孤山孤悬在长江中心,想要到达太平军驻守的山顶,只有一条仰攻的小路。于是,他便欺骗小孤山敌军,缴枪不杀。单纯的小孤山太平军信以为真,但当他们真的放下武器,走下小孤山时,等待他们的是杀降的命运。

后来,李续宾攻打九江。林启荣为了节省粮食,也为了保住部分人的性命,把九江城内的妇孺放了出来。然而,李续宾把这些人又送回了城内,就是要让林启荣焦头烂额。

然而,这么一个战争机器般对敌人毫无怜悯心的将领,在进军安徽的途中却并未扰民。他自己携带军粮,没有向当地百姓征收,而且,在打下桐城、舒城后,还把从太平军那里得到的粮食和衣服免费分发给了当地的老百姓。

李续宾,是很懂得从太平军那里争取民心的。他非常清楚,太平天国在安徽经营多年,如果自己放纵手下,随时会陷入天坛游泳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

然而,正确的战略加正确的战术再加上正确的安民政策,竟然使得湘军最强悍的部队全军覆没了。

三河惨败后,湘军大佬必然会慨叹:战争啊,真是充满了各种残酷的变数。不过,他们不会知道,造成三河残酷变数的,是太平天国史上昙花一现的吴定规。

文章的最后,放一个死神来了的彩蛋。

孙守信,字筱石,长沙人,曾经是罗泽南的部下。三河之战前,孙守信是李续宾身边的重要参谋。曾国藩在兰溪会晤湘军大佬,他就是其中之一。其间,曾国藩把女儿许配给郭嵩焘的儿子,需要两位男媒婆,李续宜是媒婆一,孙守信当年情吉他谱则是媒婆二。

除了与曾国藩私交不错,孙守信的办事能力也是很强的,所以曾国藩从老家湘乡出发时,就开始打起了孙守信的主意。他准备未来组织军事班底时,任命孙守信为营务处。营务处,是大帅身边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甚至,在非常时期,营务处可以代替大帅发号施令。

然而,当时李续宾的队伍是湘军中风头最盛的,也许这因为如此,孙守信不想跳槽。最终,他与李续宾去了三河。选择了曾国藩,孙守信有可能成为中兴名臣,然而,在命运列车的拐点,他向黄泉疾驰而去了。

与孙守信一样,李doria小鱼续宜也不是长寿之人。也许,曾国藩在选择两位媒婆时,便已经在冥冥之中预示了四女儿青年守寡的悲惨命运。

相关文章